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兴水利,除水害,全国人大编织防洪“安全网”

近一段时间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普遍遭遇了一轮强降雨天气,暴雨过后,南方多个省份出现了洪水泛滥的险情,灾区的生产生活情况和灾区人民的境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我们可以发现,每到初夏时节,诸如城市雨后“看海”、农村“孤岛”营救之类与洪涝灾害有关的新闻依然层出不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国防汛形势还将保持相当严峻的局面。如何让洪涝灾害问题得到真正解决,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水利建设。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开展的气壮山河的水利建设,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不过在新形势下,我国的水利事业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水利发展不完善、水灾应对不及时、水利建设和管理机制不健全等,这些都是社会大众所迫切希望解决的问题。

对此,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一直高度关注。在2016年里,常委会用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的执行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执法检查,并于当年8月底对检查报告进行审议。

作为治水管水、保障水利改革发展的基本法律,水法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只有水法真正得到落实,我国的水利事业才能得到健康可持续发展。本次执法检查,旨在将保障水法严格实施作为抓手,推动强化水资源的保护、管理,充分发挥水资源的综合效益。

多位副委员长带队,实地走访治水一线

2016年6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左二)一行,在云南省陆良县小百户镇中坝利民用水专业合作社检查水法实施情况。

为了更加贴近实际,本次执法检查选择在易于发生险情的5月至7月间进行。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专门委员会负责人在此期间带队前往内蒙古、吉林、江苏、安徽、湖南、广东、广西、云南8个省、自治区开展检查。

在广东,检查组先后到江门、广州两地进行实地检查,深入市县和村镇考察灌区改造、内河清淤、水利枢纽工程等;在广西,检查组实地考察了郁江老口航运枢纽工程、银海区果蔬产业(核心)示范区高效节水工程、清水江水库灌溉水源工程等重大水利项目,并听取了自治区政府和北海市政府等地方政府关于贯彻实施水法情况的汇报。检查组对近年来各地治水防洪取得的一些成绩表示了充分肯定。

深入基层,寻找水利工程存在的“短板”

在执法检查过程中,检查组不仅看到成绩,更敏锐地发现了普遍性问题。检查组发现,当前水利设施依旧是国家基础设施的明显短板,水利工程在规模总量、空间布局、调节能力等方面仍存在明显不足。

在执法检查期间,太湖、长江等流域及北方一些城市发生的洪涝灾害暴露出的城市内涝和支流、湖泊排水不畅等问题,充分说明在防洪防涝、城乡供水排水、农业灌溉、保护生态等方面仍有大量水利工程需要建设。

此外,执法检查组在南方各省了解到,水利投入资金存在细碎化现象,各部门之间缺乏统筹和衔接。除中央财政投入外,大量的水利建设资金需要地方配套,一些财力不足的地区配套难度大,各地区之间存在投入不均衡的现象。

刘家峡水库位于黄河上游,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自己设计、自己施工、自己建造的大型水电工程,竣工于1974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何让农田水利建设资金得到保障

相比起城市水利工程,农田水利很少受到人们的关注。但它不仅保障农村地区免受洪涝灾害侵袭,还是农业农村发展和国家粮食安全的命脉。本次执法检查将农村水利建设情况作为关注的一大重点。

检查过程中,检查组在各地都能听到这样的共同呼声——“要不断加大农田水利建设的投入”“农田水利建设投入亟须建立稳定的增长机制”等。而且各地都表示,农田水利建设投入结构应更合理,既要抓大的水库建设,也要重视山塘支渠水沟等小型农田水利建设。

检查组发现,尽管这些年国家对农田水利的投入已在逐年增加,水利建设“重大轻小”的格局,也在逐年改变,但由于农田水利欠账太多,国家水利建设投入中农田水利建设资金总量还是偏少。“十二五”期间,农田水利建设投资额为3491亿元,对一个农业大国的农业发展是不够的。要扭转现状,除了依靠国家财政投入,还要带动社会资金,积极拓宽投融资渠道,调动各方面投资农田水利的积极性。

2016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作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水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摄影/李杰

审议报告,畅谈真知灼见


2016年9月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所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水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该报告既反映了近年来各地水利建设的成绩,也毫不讳言水利建设亟待改进的各个方面。委员们对这一报告反响热烈,提出了不少有针对性、建设性的建议。


“建议对小型农田水利设施产权归属问题分类予以明确,并允许以承包、租赁、买卖等形式进行产权流转和抵押贷款融资。针对大型农田水利工程后续管理难的问题,通过确权登记颁证实现‘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鼓励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实现公益性水利工程管护‘物业化’,实现农田水利工程既有人建,也有人管。”列席会议的一位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在审议报告时这样说。

而另一位委员则建议应进一步建立和完善水利工程建设多元化投入机制,加大水利工程建设投融资改革力度,在金融信贷、税收等方面适当给予扶持政策,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源通过多渠道、多方式投资兴办水利项目。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总结了包括水法在内的多项法律执法检查的相关经验。报告指出,“实践中,常委会不断深化对执法检查工作规律的认识,探索形成了包括6个环节的执法检查工作流程。一是选好执法检查题目,重点抓住经济社会发展中亟需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突出问题,检查相关法律的实施情况。二是搞好执法检查组织工作,由委员长、副委员长担任执法检查组组长,带队赴地方开展检查;坚持常委会直接检查与委托地方人大开展检查相结合,扩大执法检查的覆盖面;注重深入基层了解实际情况,把问题找准、把症结查清。三是全面报告执法检查情况,提出务实有效的建议,使执法检查报告成为解决问题、完善制度的重要依据。四是认真进行审议,常委会组成人员充分发表意见、集思广益;同时选择部分执法检查项目,结合审议开展专题询问,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五是推动改进实际工作,督促‘一府两院’认真研究处理常委会执法检查报告和审议意见,切实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跟踪监督。六是要求‘一府两院’报告整改落实情况,常委会根据实际情况安排进行审议。这6个环节形成对法律实施情况的‘全链条’监督工作流程,切实增强了人大监督工作的系统性、针对性和有效性。”

23号小组在梳理后发现,2016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了修改水法和防洪法等法律的决定。通过监督和立法并举的形式,使得防洪“安全网”编织得更加严密。接下来,全国人大常委会还将继续高度关注水利建设情况,使用各种法定监督方式保障水资源为人民造福,为社会做贡献。